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编程实例下载 >> 正文

【海蓝·小说】飞来的饭盒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万恶的“四人帮”覆灭前一年,我正在大队小学读五年级。当时,我是班委会的劳动委员。平时,我思想积极要求进步,表现突出,迫切希望能够早日加入团组织,成为党的有力助手,将来为伟大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只因为我是富农的儿子,具有重大的历史问题,始终未得到批准……但我仍旧不改变信仰,坚持不懈地改造自己,勇敢地追求着……

那是六月上旬的一天下午,我放学刚踏进家门,只见同桌王奉友气喘吁吁地追赶了过来。他一见到我,便嗔怪地看了我一眼,十分生气地把一个旧饭盒摔到我手里,正要开口责备我……我不由地怔了一下,随即悟到了什么,赶紧告诉他:“老同学,你搞错啦!我只有今天没有把饭盒落在学校,你看……”说完,我便把手伸进书包里拿出自己的饭盒来,庄重地举给王奉友看。

“坏了坏了!我这不属于偷吗?”王奉友见了,立刻手搔脑袋,没了主意,口里喃喃地道:“这可咋办呢?”

“……”此刻,我是“牛犊子叫街——蒙门”了,愣怔地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干脆,明天上学把这个饭盒交给老师得了,”王奉友说着,便把征询的目光投向我 ,道:“你说呢?”

不行!”我听了,沉思默想片刻,随即摇头否定道:“尽管你是无意的,可人家能相信吗?万一……”说到这儿,我停了一下,忧心忡忡地道:“现在咱们可是非常时期呀,你、我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两个蚂蚱——跑不了你,也飞不了我’,不折不扣的嫌疑犯。弄不好,这飞来的饭盒,将会给咱们带来极大的麻烦呀!结果呢?无非是心中的崇高理想又得化为泡影,以前的所有努力将会付诸东流啊!”这时,我忽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道:“有了,咱们这么办!”于是,我便把自己的妙计向王奉友和盘托出……他听罢,高兴地跳起来,连声道:“好!好!”

谁知,我的宏伟计划破产了。

第二天,我老早来到学校,只见教室里已经来了好几个同学了,我不禁暗自叫苦。于是,我只得若无其事地坐在椅子上静等。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一个人走出去,他们仿佛树桩似的钉在椅子上了。至此,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颓然地坐在那里,内心惶惑不安……

不一会儿,班主任张老师走进教室,随即文娱委员于国华的母亲赵广枝怒气冲冲地出现在教室门口,这时我猛然悟到了什么,心仿佛狂奔的小鹿跳个不停,神情沮丧地等待着灾祸的降临……

待到赵广枝把张老师叫出去后,高声大嗓地控告的竟然是刘玉芳同学:“……昨天的值日生刘玉芳最后走的,就是她偷去了,别人没有作案时间……”说到这儿,她停了一下,道:“你看她平时穿得破破烂烂的,那个穷酸样!可是,穷得有志气呀!再穷也不能偷呀!”这时赵广枝气愤已极,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开了:“刘玉芳,你个小婊子,赶快把饭盒还给我!不然,我绝对饶不了你!这笔账我一定得跟你算清!我就是做鬼,也不能放过你!……”

听到这里,我那颗狂跳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我不由地暗自庆幸:我没有成为怀疑对象。可是,这样不是冤枉刘玉芳了吗?她坐在我的前桌,小我一岁,自幼丧母,兄妹五人只靠父亲一人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生活极其贫困。但刘玉芳生来刚强、乐观,学习刻苦,成绩优秀,令我钦佩。凡是不会做的题,我总是愿意向她请教,她都是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直到学懂弄通为止。可是,现在我这位挚友居然将要为我背黑锅,我情何以堪?“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我得……这样决定后,我便准备站起来说明真相,但内心那个怪念头一闪现,我便失去了勇气,继而沉默不语。待到我抬眼环视着屋内时,只见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把疑惑的目光投向刘玉芳……

不一会儿,张老师脸色严峻地把刘玉芳叫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刘玉芳两手抹着哭红的眼睛回来了。

谁知,还没等刘玉芳做稳,柳校长又把她叫走了……

如此三番五次,我心如刀绞。我想:“自己只有尽快付诸行动,才能洗刷刘玉芳的不白之冤……”这样决定后,我内心顿时轻松了许多。

于是,中午我趁班里无人之际,悄悄地把那个饭盒放到了于国华的书桌堂。待到于国华发现后,立刻像张老师做了汇报,随即同学们也都知道了这件事。

谁知,这下非但没有洗清刘玉芳的罪名,反而使大家一致认定是她所为。自此,人们都在背地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污言秽语倾盆大雨般泼向刘玉芳……而见到她本人呢,他们又都像躲避瘟疫似的,仓惶遁逃……刘玉芳被彻底孤立了。

不久,刘玉芳辍学了。

我得知后,内心的悔恨和愧疚交织着,痛苦始终折磨着我。我两手使劲揪住头发,不住地痛骂着自己道:“陈欣怡,你不是男子汉!你这自私、卑鄙的伪君子!你这爱慕虚荣的家伙!……”之后,我当即指天发誓:“刘玉芳,我对不起你!有朝一日,我要像你忏悔的!”

谁知事隔不久,我家就被迫搬到异地他乡去了

光阴荏苒。时间一晃二十年过去了。

“香港回归”前夕,在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完博士学位回国工作不久的我,于省城和刘玉芳邂逅相遇了。叙旧中得知,这期间刘玉芳通过自学获得了大学本科文凭,同时集资自主创业,成为当地一家固定资产超百万元的私企总经理。待提及“飞来的饭盒”一事时,她竟然爽朗地笑起来,边笑边道:“我已尽知详情了。你们俩都是富农的儿子,眼看就要入团了,我不想让你们再失望!……所以,我甘愿承担罪名!”

玉芳,你真是……”我听罢,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滚烫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小儿高烧抽搐是不是癫痫
癫痫治疗过程中要注意什么
儿童癫痫病看什么科

友情链接:

面色如土网 | 西游记大闹天宫 | 徐州塑料托盘 | 书柜电视背景墙 | 硬盘分区数据恢复 | 夕阳红养老院 | 电气及其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