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钢筋基础知识 >> 正文

【筐篼文学·小说】爱我,别走!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网络夫妻

“到底还来不来赴约的,不来就算,放我鸽子,让我瞎等这么久,这算什么事呀?”芷若一边看表一边嘀咕。

今天是芷若与一宁第一次正式约会,不过早在约定见面之前,他们已经在网络上的游戏里完成了人生三件大事中最重大的那件——“洞房花烛夜”。在网络游戏里,他们俩早已经“结婚生子”,相敬如宾地过了近两年。

在网络里,芷若和一宁是好友圈子中人人称慕的一对金童玉女。

没办法,久而久之,网络里那些虚拟的游戏、电话信息隔线联络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情感需求,见面的事,就迫不及待提上了日程,经过精心的策划,这一场跨越网络与现实的爱情约会,就华丽丽地摆到台面上来了。

芷若等了近一个小时,早在这一个钟之前,她已经横跨了省份,从五百公里外的广州火速赶往这座古朴纤柔的江滨小城,见惯了灯红酒绿、花天酒地,忽然一下子回到民风纯朴的古城,倒是感觉挺新鲜的。

再一次抬腕看看表,芷若已经有点焦虑不安了。这个时间,一宁还是没有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电话没接,信息没回,QQ也不在线,CAO,还玩起了失踪游戏不成?

“NND,一宁搞神马东东?玩逃约失踪游戏吗?看见面了,我怎么收拾你!”芷若在偌大的候车室里焦虑地踱来踱去,心神不定的等待着一宁。

二】初次见面

“啊!色狼呀!”芷若吓一跳,正心神不定走来走去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后面猝不及防地紧紧搂住自己的腰,芷若大呼小叫起来,还没等喊第二声,耳边已经响起了一宁熟悉的声音:“傻瓜,别叫,车站有巡警,搞不好还真以为我是超级无敌大色狼。”

转过身,芷若的眼晴里跌撞进一宁狡黠的表情。“看我怎么收拾你!”芷若把行李往地上一扔,双手捣鼓一样在一宁身上乱打乱拍,拍得又响又亮,表情是又欣喜又娇嗔,又害怕又新鲜。

“我的乖乖,打疼了,你也不晓得心疼哟。这样的野蛮老婆实在不可娶,孔夫子说:唯小人与女人难养也……”一宁自顾自摇头晃脑地念起了“孔子”。气得芷若在一边吹胡子瞪眼睛,小巧的脸蛋凑成一团,可爱又俏皮。

“你还说,迟到一个小时,干什么去了?不带这样让人担心的。你说吧,怎么补偿,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想当初,在网络上,一个小时,都足够我挣个十万八万养我们的小仔仔了……”芷若念念不忘一宁的迟到,这时候,算起总账来了。没留意却发现说起了网络中两个成为夫妻的事,不自觉脸又绯红起来。

“哈哈,我的乖乖,以后我赚钱,你带仔仔就成,不用你瞎操心。”直视一宁的眼睛,看不出来他说的是真是假、是虚是实,芷若的脸更热更红了。

一宁蜻蜓点水般在芷若脸上吻了一下,“乖乖,你真美!比视频、相片更美!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你喜欢。”

三】那片花海

一宁拎起芷若的行李,握着她柔软无骨的手,径直走到车库,替她打开车门。芷若一脚跨进一宁的那辆铂金灰色的“北京现代”,不豪华,却足够舒适。清冷的空调,柔软的坐椅,车里的香水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很好闻的味道,有点,像一宁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车子一路奔驰在城市的街道上,穿过半个城市,走进了人烟稍为稀少的地方。半小时后,一宁稳稳地停下了车。转过头,对着副驾驶座上的芷若说:“乖乖,到了,下车,呆会看到后,千万别惊讶,保持冷静、淡然哦。记得,淑女形象最重要。哈哈……”一宁的眼里又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这个坏坏的男人,想给我什么惊喜呀?芷若在心里咕嘟。

下了车,芷若看了下周边环境,哦,是一片丛林花海呀,远远的,可以看见大片大片紫色的花海,随着风摇曳着魅惑的身姿,让人情不自禁屏定呼吸,光看着这一片花海出神发呆。想来,一定是薰衣草吧。芷若爱极了紫色,紫色的衣物,紫色的花,紫色的灯光,紫色的地板。紫色,带着冷艳与迷人,在芷若的世界里,舒展了最美丽的魅力。

一路狂奔,芷若掩饰不住心头的狂喜,大叫着:“一宁,我喜欢!我喜欢!我喜欢!”“乖乖,不要那样跑,小心脚下。”一宁追在芷若后面,两个人像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在一片花海丛林里肆意飞舞。

“乖乖,慢点,我要给你最大的惊喜!”一宁近前,搂着芷若,深情款款地说。在深紫色的花海里穿梭,终于,一宁停了下来:“乖乖,你看!”

芷若站定,定定地望向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用薰衣草组成的花海,突然,看出了点不同的感觉了。擦了擦眼睛,再细细地看,原来那一大片花海中,用花精心修剪成几个大字:芷若,我爱你!

芷若感觉到呼吸都快停止了,有一种狂喜的情绪,让人感觉到窒息与迷恋。没有哪个女孩子不憧憬浪漫,不爱浪漫,没有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这样的爱的表达方式,芷若也在这一刻美了醉了,欢喜得找不着北了。

“一宁,我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一宁,你让我太感动了!一宁,我应该说什么好呢?一宁,一宁,我爱你!一宁,一宁,谢谢你!”芷若乱七八糟地大喊一通。

一宁看着笑靥如花又泪眼模糊的芷若,心里也泛起了不小的感动与怜爱,想必,在网络里认识两年多,这第一次见面,竟发现原来这女子如此迷人,霸道,任性,刁钻却又可爱。

“乖乖,我早在一个月前,便有心给你一个惊喜。迟到就是因为今天先在这里再重新检查了一遍工程,保证要给我最最亲爱的乖乖一个最大最大的惊喜。让我的乖乖,惊喜永不落空,快乐永不离身!”一宁还是那样幽默、风趣。这样的男人,想不爱都难。

“一宁,我好感动,真的!真的!好感动!谢谢你,知道我喜欢什么,爱好什么,还这么用心,我爱死你了!嗯哪。”芷若在一宁的脸上,狠狠地印下一个香吻,又狂热又温情。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飞扬的神彩。

四】同居一室

吃罢晚餐,一宁驾车前往早已订好的四星级酒店——“阳光假日酒店”。

装饰典雅的双人房间里,古朴精致的花瓶里,插着一束大大的火红的玫瑰花,散发着迷人的浓郁的花香。想来,这也是一宁精心准备的吧。一宁,这个集浪漫、狂热、帅气于一身的男子,让芷若的心,一下子就掉进了无边无际的爱恋里。

各自洗完了澡,靠着枕头半倚在床头,一宁和芷若突然沉默了下来,芷若心如鹿撞,小脸蛋红扑扑的,刚洗过澡的身体散发着诱人的气息,淡淡的香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芷若绝对称得上真正的美女。细密卷翘的长睫毛下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纯真与成熟交织着扑朔迷离的光芒,姣好俏丽的脸蛋白里透红,小巧挺直的鼻翼娇俏清丽,苗条而不失丰满的身材,婀娜多姿、顾盼生辉、活色生香,此刻,犹如出水芙蓉般,散发着强烈的诱惑。这是一个男人眼中的尤物,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女子。

电视里播放着肥皂泡沫剧,两人都无心去看,沉默着,时不时交换一下眼神,复又安静下来,空气里,只有淡淡的花香和芷若的体香在交错着。迷离,诱人。

一宁又一次转过头:“乖乖,我坐过来,和你一起,好不好?”一宁的声音里充满了希望,带着一丝渴盼,还有一丝不确定。

芷若眼里闪烁不定的神采,让一宁的心一紧一松,紧张到了极点。虽然他们在网络中已经交往两年,并且还有了非同一般的亲密关系,可那毕竟只是网络,不是现实,更不是生活。如果芷若不同意,搞不好,还以为一宁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坏男人。这对一宁来讲,也是极冤的,一宁好歹也算是一世纪好男人,就算在网上,也只是跟芷若才有说不明道不清的暧昧呀。

芷若的眼神还在闪躲,心里一直在想,要不要跨过这两床之间的距离,同居一室,已经是一个突破了,要不要再容许一宁靠近呢?不过说实的,这男人看起来感觉还是不错的,斯文,礼貌,干净,帅气,还风趣,是个不错的交往对象。许了他吧。

芷若打定主意后,就低下头,怯怯又弱弱地说:“可是,一宁,你可不要勉强使坏哦。”

知道芷若是答应了,一宁跳起来,坐到芷若的床沿边,轻轻地执起她的手,轻轻地抚摸,温柔的亲吻。芷若又是欢喜又是害怕,复杂的情愫在一点一点扩张,小小的心房都装不下这么多的情感波动了。

五】翻云覆雨

一宁掀起被子,跨身挤进了芷若的被子里,两个人面对着面,一时之间,竟没有了语言,电视里,男女主角刚巧也恰似一样的情节,两个人吻得是热火朝天,深情投入。一宁捧过芷若的脸,轻轻地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又迅速地闪开。

“完了,他吻我了!”芷若面色阴晴不定,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种透不气的窒息感。一宁定定望着芷若,深情地说:“乖乖,我爱你!不论网络,还是现实,我爱你!从刚见面那一刻,我就爱上你了!”

芷若迎着一宁的目光,眼睛半闭,朱唇微启,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煞是可爱。一宁情不自禁吻上芷若的唇,缠绵悱恻,深情款款,芷若深陷在一宁甜蜜的吻里,一抹羞涩掩上面容,白里透红的脸蛋在温和的灯光下,很是诱人。

彼此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的时候,芷若身上薄如蝉丝的睡衣便轻轻地飘落在了床上,芷若美妙的身姿在柔和的灯光下,曼丽迷人,姣好的容貌,恰到好处的身材,散发着令人欲罢不能的渴求。

一宁温柔地抚摸着芷若肤如凝脂的肌肤,指尖的温柔让芷若一阵一阵的晕眩。情不自禁攀爬在一宁强健的身躯上,细细的吻密密地落在一宁的胸膛上,一个,再一个,彼此沉迷而深陷。

“乖乖,我的乖乖,要你,好不好?”一宁伏在芷若耳边,咬着她的耳垂,轻轻地,柔柔地说。芷若羞怯地低下头,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一宁感觉到芷若没有拒绝的意思,便得寸进尺的将芷若按倒在床,狂风暴雨般的吻在她的脸上、额头、眉角、唇上扑天盖地地狂涌而下。芷若想抗拒却没了气力,任凭一宁狂吻特吻。

说不上谁先谁后,总之迷离中,芷若最后的感觉是痛,尖锐而急速的刺痛,“啊!”的一声,芷若额上有一滴汗晶莹滴落,一宁停止了动作,看着芷若,轻柔的说:“乖乖,痛?”

“痛!”芷若苦着脸,紧紧地说。

“我的乖乖,你是第一次?”一宁忽然有点儿心疼。

“嗯!”芷若有点儿不好意思了,潮红的脸庞上,升起一朵浮云,淡淡的,可爱之极。

“我的乖乖,我爱死你了!你让我如何是好?刚才你没有说明,我……我……一时冲动,就……”一宁有点儿语无伦次,一下子所有的怜爱与内疚不知道如何表达。

“我轻点,行吗?乖乖,我很轻很轻,你先放松,不要紧张……”一宁一边安抚芷若的情绪,一边轻轻柔柔地动作起来,芷若脸上的表情忽睛忽阴,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但是好在,疼痛感已经过去,开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紧紧地包裹着她。

一阵不可抑制的狂潮过后,两人终于在一宁痛快淋漓的轻唤中从云端回到人间。一宁轻轻滑下芷若的身体,轻轻的安抚着芷若白皙光滑的身体,芷若正过身,对着一宁,咬牙切齿地说:“一宁,从现在起,我,王芷若,就是你许一宁的女人了!从今天起,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只能爱我一个人,记住了没?”

“我的乖乖,好、好、好,我,许一宁对天起誓,只对王芷若一个人好,只爱她一个人,今生今世,哦,不够,三生三世,我预订了王芷若的来世与下下世。”看着一宁很认真的起誓,芷若眼里,泛起了一阵一阵的柔情。这个她生命里第一个男人,将会是自己最好最后的依靠么?

六】误会来了

回到了广州,又投入紧张的工作中,游戏仍在继续,转眼,游戏中的芷若和一宁所生的“小仔仔”都一岁多了,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们决定请一个“保姆”照顾“小仔仔”,于是经过精挑细选,终于高薪聘请了一名“高级保姆”来照顾“仔仔”的饮食起居。

“保姆”网名叫“温柔”,长得是明眸皓齿,性情也是温柔体贴,并且人家只是喜欢小孩子才出来做保姆的,并不是贪图一点儿钱财。所以芷若和一宁放心地把“孩子”交付给了温柔。

时间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过着,生活中,一宁和芷若常电话信息联系,久不久见个面,都有结婚的打算,却又一时之间碍于工作与距离的问题,没有明确订下来,再则,一宁和芷若是新世纪最为明显的那一类人,喜欢自由,崇尚自由,怕一时结婚成家,生活在一起了,反而让美好的感觉消失殆尽了。

就在这样温温吞吞的交往中,忽然有一天,芷若一时性起,登录上了一宁的QQ,竟发现里面有温柔暗送秋波的痕迹,这下可不得了,芷若一向个性耿直,逮着这个机会对着一宁就是狂风怒号般的训斥。

“一宁,原来你和‘保姆’还有不浅的私交哦?说说看,都到什么程度了?”QQ上,芷若的言语咄咄逼人。

“我的大小姐,我哪有什么暧昧,你成天像只母老虎一样,我心有余力不足,就算有心也无胆呀。”一宁很是委屈。

“就不,你得给我个解释,要不,我跟你没完了!”芷若不依不挠。

一宁没办法,只好不停的哄:“我的乖乖,那个温柔哪比得上你呀,再说了,我不是起誓了,要对你一个人好,只爱你一个人的,相信我啦。我许一宁不是那种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男人的。要对你自己的选择与判断有自信。”

“你还记着你发过誓呀!那好吧,你面壁思过去!我闪了!”芷若把一宁轻轻一拉,就让他进了黑名单,关进了黑屋子,然后下了线,坐着一动不动,泪水就那么毫无预警的夺眶而出。

癫痫的病因是什么呢
癫痫病会不会治不好啊
癫痫病对智力的影响大吗

友情链接:

面色如土网 | 西游记大闹天宫 | 徐州塑料托盘 | 书柜电视背景墙 | 硬盘分区数据恢复 | 夕阳红养老院 | 电气及其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