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西网络营销 >> 正文

【荷塘】乡村记(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寒冷的春天,把在家的日子也忘了,像似在沉睡里,看看,怎么像个过日子的人。

试问,日子,要怎么过,才合适自己。有人说,“日子要过得有意义,有理想,有追求,有上进。”这类人,活着,就是为了责任,大点为国,小点为家,可是,为什么要活着那么累。借此,有人用自己得来的钱权名,通通作一番消遣,反正,死不带去,不如花了一了白了。有人,想过得轻松,自在,如路边的乞丐,虽然受生活的物质之苦,视人们为之堕落,可他们的精神境界,早己登及世外桃源,所谓云游仙者。

我所认的生活,为之老子的,乘牛车之野外,围墙外的才是人之自然。卢梭的隐渡,隔绝尘世之纷争,急苦,归其自然。佛说,“我佛滋悲,便高居峰者,望日月之光茫,普渡天下之苍茫。”

深夜,徘徊在思想的空间,不知星空有多远,只知今宵漆黑,不晓,人若如世;大概,就是这么茅盾,想作的,与不作的,都是,令自己费解的,唉,别在冥想了。

清晨,总不愿醒来,一再想睡,这不,就晚了,急急的,匆匆的,我这是忙啥了。想在忙碌里忘却自己,能做到不知自己是谁,这也算是个大彻的人,为天地之圣人矣,为世人之佛矣。

佛,是一个虚词,如水的无,原本不存在的,是你的感受欺骗了自己,认知水可是生命之重。老子的道,有十分相适,有天地之指意,并非人的举意。世人喜欢称之为神,岂知,神非人矣。

清晨的天空,昏沉沉的,像半明半暗的眼圈,也不知昨晚做什么了,想想,这无边无际的它,还有什么可令它忧伤的事。一连几天,都在垂泪,今日,虽止住了泪水,可那心情全写在脸上;我不知如何劝说,同是天崖轮落人,今晨想起,我俩是猩猩相惜了。又一想,你的忧伤,我猜不着,我的忧伤,你也不懂,这又不同病也不相连了。

望着这幽雅的村庄,呼吸着鲜鲜的大地之气,这一番纯洁的净士,是我多年在外忘不了的。我说,“做人,就要像这片生于斯养于斯的村庄。”多年来,看尽都市的繁华,对物质的生活,有了太多太多的追逐;可惜,自个读书少,不识几个大字,也没个谋钱的心计,一心想凭自个的能力,做出一翻事业,我可见到的是,心有余力不足,一双笨拙的双手,学不来一点技术活。

前个儿,姐夫也说,“我这行你是学不来的,”听了,心里有些不高兴,可反过来想,我不可忽略自己的缺点,要有一颗虔诚的心,勇于接受别人的见意,并于承认自己的镇误。并不是说,手脚笨拙的人就学不会,只要自己,肯下功夫,多花时间精力,人家一天学会的,我可花一个月,人家一个月学会的,我可花一年,人家一年学会的,我可花十年。古人云: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

匆匆地赶忙,每个清晨,我是个忙碌者,这可不怪谁,是自己咎由自取。夜里,好晚都不愿睡,清晨,就瞌睡连连,说过好些次,叫自己安心睡下,一切堪忧,都会化作梦幻,醒来就无影无踪了。自己,偏偏听不进,好似天要掉下来,若真要掉下来,我又能改变么?

出门前,已是过了时间了,想了一下后,决定返回带了雨衣。这哭丧脸的天空,难免不会下雨。要是父亲在家,就会告诉我,出门前,一定带上雨衣,父亲是个诚恳的工人,他是每晚守候在中央天预报前,提前知晓明日的天气壮况,才能作出在屋外做事,还是在屋内做事决定。父亲读书不多,什么孙子的兵法,是听都没听过,你若问,孙子是谁,他会说,“我家孙子还不知在那了?”最后,把气出在我和母亲身上,“母亲,总随着我,这么大个人,还不成家。”母亲,是有苦难言,这一切都归罪自己。有时候,连我自己也想不明白,我是个简单又复杂的人。

今晚,起了食欲,明明肚子不饿,晚饭在姐夫吃得饱饱回来,姐姐,见我才掉了碗筷,就急着推摩托车,就说,“弟,喝杯热茶再回家了。”就放了碗筷倒了一杯热茶给我。

零食昨夜吃完了,一个人清静的时候,我就想着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零食,作为对时间的消遣,软弱的妥协;若要到超市里去,又太远,夜里又冷,想想,还是算了。

来到厨房,看看有没有面食的,厨柜里有面条,有前天剩的半碗米饭,闻闻还没有坏,面条太麻烦了,自己又不会煮,不如炒个蛋炒饭,此心一想,马上就做了。

拔了封火盖,菜蓝里洗了一个红萝卜,我想把它切成丁子,再拌个鸡蛋,想来,电视里也是这么做的。

(二)

整个二月都过了,心里还依依不舍春节的冷寂,知道春节并没给自己带来多少欢心,但,见到父母亲有了好好的身体,和他们一起吃团圆饭,陪伴父母亲守岁,这已足够了。

在大人的世界里,能有一分欢乐是一分,能够在眼前,都要好好珍惜,不要过了这个村错了那座庙,再来说,一足成千古恨,可就没多大意思了。

夜里,我想好好看下课目四的书本,就我这个记忆,若不把这本无趣的书啃个七八遍,我是过不了关。

今日,终于报了课目三,半个月才练了三天,虽然记下一些要考点,说熟练是远不够的。一个星期才一天,教练也说明了,现在学的人多,不考的就往后推,这样一天天才是个头了。年都过了一个月了,今年还迟迟没出去。我知道,出去自己也不知做什么,一个二十七的人,工作还是无所定,一切都等待中;等待的命运是可悲的,自己却过不了这个槛,这份勇气,一点也拿不出。有时想想,自己真可恨。

出路,出路,走出去才有路。这是很浅的道理,我怎么不知道呢?母亲说,“这些年天天在外,也没见你开一部小车回来,倒是一个人,进进出出,也不知羞人不?”

一个人,若能从二十次的挫折中走出来,他一定会成功的,这是从一本杂上读到的文章;近来,我喜欢看些励志的心灵的书集。因为,这对心灵是有大大的帮助。

记得三毛的小说里,有一篇《雨悸不再来》的小说,大概的故事,我忘记了。见我的记忆,真是老了。不过才两三年的的事,好像白纸一样的雪白,一切好像没有过,一切又重缝过似的。

连日的春雨,半个月没睛过,那蔚蓝的天空,甚是久违了。不过,这不太寒冷的春雨,催长了园里的蔬菜,远远望去,绿油油的一片,真是,满园的绿河醉人意。

还在昨日,春雨蒙蒙,清晨起来,冷冷寂寂,望着陌生的空间,晃然间,自己是在都市里。冷冷的房间,一夜未成睡熟过,同宿的一位学友,鼾声连连,考试在即,有他这么好的心镜,难得求来。教练也说过,“放松心情,就有成功的希望。”

现在,想想,不知道那春雨,为何长日不停,自己又是失败而归,望着那扯不断的春雨,不知不觉难过,自己生就比人笨么?学什么,都是那么狼狈,手脚之拙,尤于树木,脑袋之钝,尤于石头,这么个自己有何用?

几日春雨的穿梭,加之昨日考试的落榜,不免心生伤意,白日迟迟不愿起床,想痛快地睡一场。

总在犹豫中徘徊,不知如何去想,去做;生活,原本是平平荡荡,可惜自己,不能还原于平静的乡村。一直走,一直漂泊,那无眠的繁华,那凄凉的歌声,有自己的一份无助,那欢乐的畅饮里,有自己的泪水,歌不成泣,伤,便不会愈合。

难得,一日的睛空,连日的细雨飞飞,不知萧瑟了乡村的欢畅;荒芜的田埂,开始了野草的蒙生,一点,一点,向着冻土破壳而出,新的生命,苏醒在乡村的田园里;我却沉睡在静静的圹空里,聆听,歌声的哭泣。那北风的轻狂,萧瑟的苦诉,冬天,己过了,春天,还远吗?

近视在昨天,那晨雨,落得淅淅沥沥,凛然有声,那叶声,在轻叹,落寂的魂儿,飞向那无止境的乡村;一切,一切,有如心境的迷茫。我可望的乡村,不再是我可以留下的记忆,童年的时光,那是,消散的纯真,白云下,我沉默了。

(三)

窗外的寒雨,淅淅沥沥的=地打在透明的玻璃上,听到嗒嗒的心烦声,不知几时,对春雨就厌弃了,尤其是乡村的霉雨天,令人好生烦恼。

夜里很晚才睡,那股不明来由的精神充裕了大脑,使自己久久不能睡下。可能是白日的悠闲,让自己有过剩的精力,夜里糊思乱想了。就凭这一两年的变化,早没从前那份不眠的精神了,悄悄地说:“开始衰老了。”

休息日,就睡懒觉。姐姐说,“没事做就走动走动下,”母亲没在家,一个人不要老憋在家,姐夫也同意,自己老大不小了,终生大事,要上紧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那股少年的雄心壮志没了,六七年工厂生活,最终让自己明白,自己多么没用,像是一条寄生虫衣附在吸血鬼上,可想而知,自己能够状大吗?

对这个社会,有一种不言的愁感,如果可以,我愿找间草屋,了此一生。你说,我是个弱者,也不反对,我自个儿手脚笨,头脑也迟钝,学什么,做什么,都不行。一颗好高的心,不得让自己低下头来做事。生活,不过一片浮云,转眼间,云消雾散,天空,白白的,净净的。

前日,姨父,挂来电话说“小表妹今日定婚,你能来吗?”我说,“好的。”夜里,母亲也来电话,要我去吃酒。

曾经的表兄弟姐妹,如今见了面,也似淡淡的,儿时一起玩耍长大,就只剩下一点点的可怜的记忆。

望着那多愁的春雨,依然下个没完,就不能够歇一歇了。心想,雨一停就走了,这全是不成的,拿出破旧的雨衣套在摩托车点,准备就绪,走进春雨里,一份莫名了寒意,说不出的忧伤......

经过舅舅家,几天前,就得知舅舅去上海做事了,舅婆也去深圳上班,小寻子上学,住在她外婆家。偶然,星期天也会来一趟,过多是到外公这要点零花钱,就像小时候,我和姐姐到外婆这要零花钱一样。

时光一晃,过得真快了。什么都来得这么匆匆,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好,自个儿就长大成人了,生命,多么不可思意。

留下外公守家,我见大门紧锁了,雨幕里透过雨水,喊了几声,不见外公的回应,隔壁家的邻居说,“你外公,一老早,吃过早饭,打了把雨伞出门了。说什么,外甥生女今日定婚,作外公去了。”

我说,“谢谢,劳烦您了。”

到了小姨父家,问好小姨,小姨父她俩,小姨父问我“还在家,几时走了。”我说,“过段时间了。”屋里见过表妹,和她的男朋友,表妹指着我笑说,“这是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表哥,”我说,“表妹,还是这么陶气。”然后,引见了她男朋友的父母亲,他们是从远在千里的河南赶来的。我带着微笑说,“伯父伯母,你们好!”

房间出来,走向了厨房,小姨父,在生火煮饭,今日,不算是摆酒席,都是自家的亲戚,小姨,得自己动手做饭。在一旁,我说,“姨父,要我来生火不,”姨父说,“不用了,你到房间坐坐了,你见表妹的男朋友怎么样,怎么样了?”

这我到没注意看,单单瘦瘦,面目清秀,我说,“可以呀,与表妹,蛮合适的。”

就我这简简单单的人,对看像我是个十足的外行,连自己都捉摸不准,看人家就更难了。小姨父说,“你母亲舅舅出去做事的早,我又怎么也拿不定注意,只好现凑现办了。”

(三)

这样一个晴天,在乡村的春天,才刚刚开始。我相信,乡村的春天,不会总是凛冽的春雨,春雨,是不会逗留大长的,因为,春暖花会开的。

长长望着,望着,渐渐地,我落拓了,不知如何是好。当天空,是一片蔚蓝的海浪时,我想不起,自己会游泳,感觉,这一刻,不是温暖的,是置命的短息。

不知,如何,时光会悄悄流失,自己,会悄悄落泪。等待,夕阳西下,乡村,睡熟在夜里,我睡熟在梦里。

梦,如幻的穿梭在我的人生,有时,是痴笑的,傻乎乎的;明知,生活是无情的流水,若不奋努追着,自己,就会逐波随流。

意外的寒冷,意外的感冒,这几日才见好转。有时感叹,一年不如一年,必竟自己,不再年青了,那少年的热血谈了,那一直追寻的目标不清晰了;时光恍然,我并没大悟,懵懵懂懂,自己也醉了。

一次小小的感冒,也能撼动自己的心,使我相信,自己不再强大了。

我想要强大,何去何从。

一连几日,精神落拓,像在迷茫里滚爬,好似捡回来一条命;这感冒的日子不好过了,头昏头疼就不好过了,来个什么的,精神恍惚,自个儿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这几日,在家歇着,那场叹息的考试,多少给自己一点充压。回味,那天自己也活该倒霉,不忧人,不怨地,自个儿就这个样呗。

前日,集市买来一捆沙树苗,想到自个也无事干,老这么闷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出去活动活动筋骨,乡里除打麻将外,就没别的可悠闲的。

好像失去了一样东西,是件自己很重要的,不然,自己也没那么闲话了。我到希望,自己掉了好,不是那条路的,早晚会分道扬镳;理想,与梦想,也不例外。对我来说,真是个不幸,自己会失去方向,像一叶没帆的小舟,只会在自己的世界里打转。

一片阴森的林里,种下这些小树苗,可怜自己的双手,弄得粗粗糙糙的,也不知,明年能否存活下来。

有一茫然的感觉,好似生活可以与梦同行;把生活里的失望,像魔法师的法丈,一点就成了生活的希望。这是一件多么慰藉的事。

癫痫应该如何治疗呢
河北专治癫痫的医院
什么中药方治羊癫疯

友情链接:

面色如土网 | 西游记大闹天宫 | 徐州塑料托盘 | 书柜电视背景墙 | 硬盘分区数据恢复 | 夕阳红养老院 | 电气及其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