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日期间隔计算器 >> 正文

『指间★散文』走进湘西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朝霞把它那份秀丽的神情送给了大地,卧伏于静山幽谷中的湘西古城——凤凰。此时,它在左顾右盼。它张开它那宽大的翅膀,它在等待着一群由南向西渐行渐近的草根一族。它翘起它那旖旎的头颅,无数次热情地向这南边的人儿呼唤,它将尽情地去拥抱那些向它走来,向中年暮秋越走越近的人。它在期待着他们的到来。

旭日东升,希望的太阳把暖意赠给了那些赶路的人。把碾压在高速公路上那匆匆而行的影子向西照斜,车轮不断地发出沙沙作响声,犹如美妙的音乐,奏出悦耳的——向西,向西的乐章。

这里,就是享誉中外的古城——凤凰。此时的凤凰,它在跃跃欲试,它将翩翩起舞。

美丽的湖南西部敞开它宽阔的胸怀,七千零二十三米的雪峰山隧道洞开它爽朗的大门。一条宽阔的路迎纳四方来客,这条路通往另一个“世界”,这条路曾经荆棘重生。可那大山里却藏龙卧虎,它是中国乡下人的一个世界,它曾被称为“湘西世界”。那是因为它的秀丽,它的闭塞,它的自然风光,和那旧中国长期歧视少数民族的邪恶势力。让它富于多彩的幻想,历史给它隐忧,给它沉痛,就像它身边那条静静的河一样,它在饱受长期的苦难后,却屈而不服。它有一个奔腾咆哮响亮的名字——沱江。它积淀的是一种特殊的章法、气韵,它宽容,它中庸,它博大。

从这条辗转迁徙于三省边界的荆棘丛生的道路上,走出了“第一次鸦片战争舍身报国的定海三总兵郑国鸿,第二次鸦片战争青岩、开州教案中正气凛然的贵州提督田兴恕,辛亥革命光复南京组织敢死队血战雨花台,被孙中山先生授予陆军中将的田应昭,抗日战争中血战嘉善、会战长沙冲锋陷阵的都有凤凰‘竿军’。”小小的古城边寨还走出过中华民国大名鼎鼎的熊希龄,走出了被称为乡土文学之父、享誉全球的沈从文大师,走出著名的画家黄永玉。

踏着这条先人走过的石板路,走进中营街10号。这就是我国著名作家沈从文先生的故居。一座幽静的南方四合院。小天井在小院的正中仰望着蓝天,浅井四周是瓦木结构的古宅,明暗间对衬,曲径通幽,屋宇敞亮。这座古园虽然没有雕龙画凤,但显得古朴庄重,古色古香,迎来四方中外游客,那些带有湘西特色的家具,那玲珑剔透的引人注目的木窗雕花,是那样地让人驻足,久久凝视,流连忘返……

踩着沈从文走过的这条石板路缓缓走出中营街,前面是一块硕大的石板铺就的大操坪,那里矗立着一块巨大的牌坊。德高望重的湘籍前任国务院总理朱鎔基苍劲有力地书就“凤凰城”,三个大字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他把他对少数民族的爱留在了古城凤凰,让人眼前一亮,顿觉这凤凰古城的厚重憨实,倍添一份尊重敬仰。

柔和皎洁的明月含羞升起,高高地挂在凤凰古城的上空。照亮虹桥,照亮沱江。照在熙熙攘攘的游人头顶上。沱江两岸璀璨的灯火姹紫嫣红,把江水衬托在粼粼波光中,这里如诗如画如歌,让人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可它却是真真实实地展现在人们眼前。这里的祥瑞和谐会让人想起书本里的明、清鼎盛时期南京的夫子庙前,秦淮河畔的那份安宁美满。南京古城那边映入眼帘是一座汉白玉卧碑,那里,“春有金陵灯会;夏有民俗文化庙会和‘秦淮之夏’纳凉晚会;秋有美食节、文化节、祭孔活动和菊展。”秦淮河南岸的照壁和巍峨辉煌的大成殿都蜚声中外,而这零点八平方公里的凤凰古城,这虹桥,这沱江两岸的点点灯火,这里的小商小贩们与中外游人聚集,他们在讨价还价的那份公平和睦,丝毫也不逊色于南京古城。圆圆的盛世月明照在了南京的夫子庙前,照在了秦淮河畔,照亮了湘西凤凰,照亮了虹桥,照亮了沱江,照亮了九州,他们共享盛世明月,它们同是人间天堂。

黎明上路的人儿,感受到略带寒意的冷风。晨光却施舍出它的情爱。它,把它的寸寸情化着暖意,撒向那些两鬓斑白的人儿。它,毫不吝啬地把它的爱意,化着了深秋的衣裳,披在他们的身上。它透射出它的光芒,为远行西进的他们把路照亮。它伸展出它纤纤细手,把他们的心儿抚暖。一路欢快,一路歌。美丽的苗寨导游徐芳女士,把山歌撒在车箱,撒出窗外,撒向苗岭的沟沟壑壑:“郎从门前过,妹在家中坐。我泡杯香茶呀呀仔喂,给郎喝。娘在屋里问,你泡茶给哪个喝?慌里慌张打破了碗,砸到我的脚……哟喂……。”

重锣、重鼓、重真情的凤凰勾良苗寨人,用重锤把锣鼓敲响。它像改革开放的惊雷,振聋发聩。迟来的东风伴着及时雨把苗岭滋润,起伏的群山绿意绵绵。新时代把苗民们带进小康,走进富裕。他们把幸福的歌儿唱响山寨,他们把醉人的美酒送给四方来客品尝,那芬芳,那甘露是那般地令人痴迷陶醉。“凤凰”展开了它美丽的双翅,它踏着愉悦的节拍在这里起舞了。

苗寨的山青,苗寨的水绿,苗寨的姑娘婀娜多姿。而那沟岭苗寨的饭却特香,沟岭苗寨的菜也绝美。那南瓜可是山寨里面的特产,它的甘甜来自于无污染的土地,比蜜更清爽。苗寨的家猪,吃的是红薯藤、山野的草、自然界茎根,它的肉质鲜美且细稚,那大块的粉蒸肉肥而不腻,一餐狼吞虎咽的午饭后,饱嗝中都还透出一种山珍的奇香,让你回味无穷。

银铃般的歌喉再一次深情地把那苗族情歌唱来:“唱得好,唱得乖,唱得桃花朵朵开,桃花十朵开九朵,还有一朵等你来采。哥哥要是来看妹,一定不要走路来,路上毒蛇多,我怕哥哥被蛇咬……哟喂……。”

幽静的沱江边,石阶上,美丽的少妇肩挎背篓,把那牙牙学语的小人儿背在背篓里,行走在那古老静谧的石板路间。她一脸的惬意幸福,她那脚步声里是那样的平实而又满足,她留下一串串湿漉漉的脚印,留下一串串古老而意蕴深远的山歌。她那惬意、幸福、满足,她那牧歌般的生活,让人连想起沈从文笔下那孤独的翠翠和渡船。连想起这里曾经的忧郁、生死、悲欢、离合,那过去了的奇屈,和眼前的安宁和睦是那样地衬托出时代的反差。此时,翩然而至的游客步履匆匆,而那平静无波的沱江水是那样地让他们顿悟人生,内心震撼。这湖南西部的凤凰,这《边城》让人感受到完满,感受到充实、知足,感知到了“湘西世界”。这婉转曲折的《边城》,把湘西,把凤凰带进一个全新的世界,带入了一个光明的气象万千的大世界。

夕阳的余辉透过云雾,穿梭于层层叠叠的山峦,把那金碧光辉毫不吝啬地涂抹在这片古老秀美的崇山峻岭间。远山的勾岭苗寨,此时正沉浸在一片吉祥静谧的氛围中。那苗族导游徐芳女士的甜美歌喉把游客们的思绪再一次带到了那纯朴且庄重的古寨里:“……哥哥要是来看妹,一定要坐车来,妹妹切切地盼着哥。哥哥要是来看妹,千万不要坐船来,船上风浪大,我怕哥哥掉下河。哥哥要是来看妹,一定不要坐飞机,飞机上的空姐多,我怕哥哥被迷惑。哥哥要是来看妹,一定要从梦中来,梦中只有你和我,我俩把话悄悄说。”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一群老年文化人怀着崇敬的心情走进湘西,他们走近了古城凤凰,走进中营街10号。一群外国游人也走进了湘西,不知他们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走进了凤凰。一些已经走进中年暮秋的人儿,他们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湘西,走近了凤凰。他们在切身地感受这湘西,感受这凤凰。啊!湘西,啊!凤凰,它是如此地多情友善,它是大度的;它是大气的;它是中庸的;它即古老却又年轻。风风雨雨中它已经走了千百年,它曾老态龙钟,它也曾步履蹒跚。可它却永远也不会走进耄耋之年。

时光如同流过这湘西凤凰古城的沱江水,它曾记录着苗民们千百年的屈辱、困惑、疑虑。此时,它却在盛世和谐的秋阳下,带着一份安宁满足静悄悄地向下漂流而去。这痴情的沱江水呀,它缓缓地溶入湘、资、沅、澧汇入宽怀博大的洞庭湖,去感受那气势磅礴的“衔远山,吞长江”。去看天下人共知的岳阳楼,它仿佛是要去聆听范仲淹那词藻华丽,音韵铿锵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它似要去吟咏那“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深情的沱江水呀,它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流进扼洞庭湖贯通长江的咽喉,经千年兵家必争之地的重镇城陵矶,涌进滚滚长江,汇入中庸大度浩瀚无边的蔚蓝色大海。而走近湘西凤凰古城的这些中年人,却在这一时刻仿佛听见寺庙中的暮鼓晨钟在准时地奏响。它,像是在告诫世人:天下太平才有--盛世。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夜于湘西古城凤凰

河南治癫痫的医院
怎么治疗小儿癫痫
广东主治癫痫专医院

友情链接:

面色如土网 | 西游记大闹天宫 | 徐州塑料托盘 | 书柜电视背景墙 | 硬盘分区数据恢复 | 夕阳红养老院 | 电气及其自动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