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日期间隔计算器 >> 正文

【荷塘】老田网上的那点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老田今年四十八岁,本是一位在职老师。生有一儿一女,大儿子在外打工,小女儿在校读书。因为得了一场大病,就申请内退。他和我同村且玩得来,与我一样是条爱爬格子的网虫。就为这事,他家的婆娘时不时就来找我家的那口子述苦,说什么自从学会上网后就不太搭理她了,还说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像个怀了崽的猪婆一样窝在屋里......

哎呀,反正是说得老田一无是处。有时说着说着还动出哭来,害得我那口子是苦苦安慰。我是知道的,像我们这样爱爬格子的网虫,要就不坐上电脑,坐上非得十几个小时不可,除了吃饭睡觉,总是在电脑上爬啊爬的。这也难怪了老田的婆娘那样,总以为老田是变了心,也不知她从哪里道听途说来的,说什么网上尽是一些爱爱的事,就怕她家老田被勾了魂去。

说来也怪,这番日子总见老田隐着身,与他说话也不搭理我,有时说了也就那么两个字,我忙!就不再说了。我心就好奇,哟嘿,难不成你老田这么老实的人还真就爬出事来了?

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我那口子匆匆从外面回来,隔门就喊:“老易!老易!老田与惠丽打架了,还吵着要离婚。”(这里啰嗦一句:惠丽是老田的老婆。)

我一听,拉开房门冲着我那口子说:“你哪里听来的鸟蛋话,瞎嚷嚷乱叫什么?”

“不信你去老田家看呀!”我婆娘被我无由的骂顿感委屈,好像来了气,哼了一声就不再理我。

我一听也急了,细想这番日子老田的怪异,心想不好,连忙赶向老田家,深怕老田真的整出个什么事来,那就晚节不保了。

老田家的房子在弯后,就着稀薄的月色和暗淡的路灯一路小跑,还没到,老远就听见惠丽又哭又闹的声音传来:“你个不要脸老不死的东西,崽女都这么大了,还在网上爱情了,你不怕羞,我替你脸红着呢。”

我一听惠丽的叫骂,心想完了:“老田啊,你咋就不争气呢?”

此时,老田家的屋里屋外早已围满了人,我好不容易挤进去,老田一见我,连忙拉住我的手说:“民弟,快与你嫂子说,我没有的事,怎么与她解释也不听,不知道是哪个烂了嘴舌的人说我在网上爱情了。”

望着老田那急得脸通红想哭的样子,我心里是想笑又不敢笑出来,故意大声说:“一个大老爷们,急得像猴子火烧屁股,怕个卵啊,敢做就敢当嘛!”

“我是真没有那回事。”

“没有的事还怕别人去说吗?”我边说边哄着惠丽:“你说是吗?嫂子。”

“嗯!”惠丽答道,“就怕他心里有鬼了呢。”

我一边劝走看热闹的人,一边对惠丽继续说:“我看这样吧,吵总解决不了问题的,何况家丑不外扬呢。你看这样好吗?要老田当着你的面,看看他电脑里有些啥不就一清二楚了?”

惠丽见我在帮衬着她说话,声音是比先前的小了些,紧抓住老田衣的手也松开了,却不时地站在那里嗷嗷地哭。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被劝走开去,屋里就剩下我和老田两口子。

其实,老田也很清楚,事情到了这一步,唯一能为自己洗脱清白,就是让自己的婆娘看看电脑里究竟有没有她所说的爱爱的事了。见我说了这番话,老田很是不甘心,但又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说服自己的疯婆娘。尽管有许多的无奈,他还是当着我和惠丽的面打开了电脑。

我心里特别替老田担心,深怕打开电脑就奔出来那些个惠丽猜忌的拥抱啊、亲爱的来。幸好看了许久没有看出有啥样。老田的QQ清冷的很,好友栏里总共也就是那么七八个好友挂在那里,悬着的心刚要放下,就见好友栏里一闪一闪,还叫个不停。

惠丽一看,连忙问我:“易民,那是啥意思?”

我一看那头像,是老田的网友‘遇你的那一刻’发来的信息,本不想与惠丽解释,但又没有办法隐瞒惠丽,只好说:“那是有人在叫他,也就是说有人在找老田聊天。”

刚说完,就听惠丽气愤地说:“我说有鬼呢,你看,还是个女的。”

眼见就要平息的风暴再度涌起,惠丽又哭又骂,逼得老田极不情愿地打开了会话框,就见‘遇你的那一刻’说:“老田,我已回家,勿挂念。我发了份邮件在您的邮箱里,望收阅。”

我看到这里,心已提到了嗓子眼,而惠丽更是在乌云翻滚,怒火冲天了。那气得全身发抖的身体,好像就要把老田撕了个粉碎才甘心。

此时的老田反倒是平静了许多,也不见他再去理会他婆娘的疯狂,只见他心平气和地打开了邮件,静静地读着‘遇你的那一刻’发来的信息。

“老田,今生遇您足矣!很感谢在与您相识的这段时间里,您给了我许多快乐,也让我认识生命的可贵。虽然与您未曾谋面,但从您的言谈知道您是个如慈父般的好人。

遇您之初,得知您的年龄与我的父亲一样大,那时,我很想退出您的视线,但又感觉不好,出于礼貌,我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与您交友,您看到这里请原谅我当时的幼稚与不敬。当时我是想,您我的年龄的确相差悬殊,毕竟相差了一代,语言上总有鸿沟。谁知在慢慢与您的交谈中,您是那么的亲切、随和,许多不想与人说的话竟然想与您一吐为快。

当您知道我是一个癌症晚期病人,一个就要快离去的人后,是您一次次无微不至的鼓励,让我有了战胜病魔带给我痛苦的勇气。这次的出走,是我实在忍受不了病魔的折磨,我的心里几近崩溃。我真的不知道您竟然会为了我的失踪而急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啊,您知道吗?我何尝不想好好活着,我还年轻啊,我只有二十一岁,正是花样的年代,许多的美好我还未曾触及。可此时,就连爱我的男朋友也走了。每当我看见那些沉醉在爱河里的男男女女们,我只有躲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哭,有谁会知道我那时的心情是如何的悲惨。我更不想每天看着我的父母以泪洗面,想想他们漫长的养育之恩,我又怎忍心继续维持我这摇摇欲坠的身体,让父母为我去倾其所有。我不忍!我真的不忍!

这几天我真的好想您们,那是一种痛切心扉的想,那是一种想在绝望中生存的想。那时我哭了,可又有谁知道我在哭,只有那无尽的黑暗守着我,只有那凄厉的风鸣看着我;那时我真想一死了之,不再孤独、不再恐怖、不再害怕。

当我想完了这些,最后一次打开手机,想最后一次看一眼尘世间熟悉的字眼,最后一次闻听世上最美的声音,我哭了。我是看见您发来无数条信息哭的:“闺女啊!你在哪里?”

您知道吗?当我一次次读着您的信息时,我多想叫您一声“爸”啊!

老田,如果真有来生,我做您的女儿好吗?希望下辈子还能遇见您。”

读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惠丽已是泣不成声,她边哭边捶打着老田的肩膀。我知道她那是在悔恨自己错怪了老田,也知道她是被‘遇你的那一刻’深深地感动着。而此时的老田只是静静地坐着,他的眼角流下了一行清泪。我知道,他的心早已经在哭了。

这时,‘遇你的那一刻’发来条微笑和拥抱的表情,老田深情地看了看他的老婆,眼睛里似乎在问:“老婆,我可以回复吗?”

惠丽似乎看懂了他的眼神,激动地对老田说:“老田,快答复闺女。”

老田就轻轻地发去了一个拥抱。

不一会,又见‘遇你的那一刻’发来一则消息:“老田,我能看看您吗?”

老田只是迟疑了一会,也发去了信息:“看吧,闺女。”

见到这里,我想回避,毕竟是老田的私事。老田见我要走,对我说:“民弟,不走好吗?她是个善良的姑娘,你也看看吧。”

其实我也好想看看这个可怜、善良的姑娘,见老田一说,也就没走了。视频打开,我们清楚地看见一个面带笑容,活泼可爱的姑娘出现在大家眼前。虽然她被病魔折磨的很憔悴,但依然掩藏不了她美丽的身影。她见有几个人在,只是迟疑了会就笑着对老田说:“那是伯母吧。”

老田笑着点点头,又指着我说:“他就是我常与你提及的问天。”

‘遇你的那一刻’甜甜地叫了一声:“伯母好!问天老师好!”

这时,大家都情不由衷地流下了眼泪。

写到这里,我再也无法写下去,我的心好痛好痛。因为一份遇见,多了许多感动。我也相信大家都知道了老田网上的那点事,老田是个老实人,我羡慕他结交了一个好网友‘遇你的那一刻’。本是老田的故事,却不知我也在故事里了,并且见到了‘遇你的那一刻’。或许,这就是缘分吧。但愿我的祝福她能收到,祝她一切都好。至于老田嘛,从此不再躲躲闪闪上网了,因为他的婆娘相信他不会在网上爱情的。

郑州看癫痫病的好医院
失神性癫痫有哪些症状
南昌羊癫疯医院

友情链接:

面色如土网 | 西游记大闹天宫 | 徐州塑料托盘 | 书柜电视背景墙 | 硬盘分区数据恢复 | 夕阳红养老院 | 电气及其自动化